2009年12月29日,三八線韓國一側,一隊韓國士兵正在巡邏。
2013年4月,板門店,韓國士兵面對朝方一側警戒。

23日,槍殺戰友後企圖自殺的韓國士兵被送往醫院。
  23日下午,在經歷一天多的追捕後,在三八線韓國一側哨所槍殺了5名戰友的士兵林某被軍方逮捕。現年22歲的林某來自駐守軍事分界線的韓國陸軍22師,該師的駐扎地在韓國東部江原道。這並非三八線附近韓國軍營首次出現槍擊事件。此次槍聲再起,韓國輿論不禁追問:到底是何原因,導致邊境軍營悲劇頻發。
  1事發 毫無徵兆的軍營殺戮
  23日下午2時55分,在逃亡超過24小時後,在韓國邊境哨所槍殺戰友的林某被抓獲。半小時後,韓國軍方解除“珍島犬一級”警報。
  林某所在的兵營,位於三八線非軍事區的最東端,在這裡駐扎的韓國士兵,每天主要的任務即24小時緊盯鐵絲網對面朝鮮軍隊的動向。即便是一隻越境的飛鳥,也要辨清它的“來意”。但是,6月21日晚,駐扎在這裡的韓國陸軍22師士兵卻壓根沒想到,“致命的危險”其實就在他們身邊。
  當天晚上,在完成一天的邊界執勤後,林某返回兵營,但他未按規定上繳槍支、子彈和手榴彈,而是在沒有任何預警的情況下,突然將攜帶的手榴彈引爆,並舉起手中的K-2步槍,向路過的韓國士兵扣動扳機……在一片血腥和混亂之後,林某攜帶步槍和290發子彈逃走。
  韓軍隨即在附近區域發佈“珍島犬一級”安全警報,並投入9個營兵力展開搜捕,同時在多處設置檢查站,防止林某逃到其他地區,特別是朝鮮。當地居民被警告要留在室內不要出門,全副武裝的士兵則在附近挖掘避彈坑。
  22日下午兩點半,搜捕部隊在距離朝韓邊境10公里處發現了林某,後者拒絕繳械,並向追捕他的部隊開火,韓軍隨之還擊,一名軍官被林某打傷。
  事發時正在當地的一名大學生對韓媒體稱,當天現場至少發生三次交火,“直升機在頭頂盤旋,我們不知道該乾什麼,非常害怕”。
  搜捕部隊將林某圍困在一處樹林,雙方對峙了一夜。23日早上,韓國軍方展開全面拘捕行動,逐步收窄包圍網。為了強化對林某的“攻心戰”,他的父母也被軍方帶到現場,軍方官員透露,林某的父母和兄長一度在距離他7至8米的位置勸降。
  當地時間下午2時55分,林某突然用步槍向左胸開槍企圖自殺,但未果,最終被捕。韓國國防部發言人金珉奭表示,林某雖然失血較多,但仍有意識,他身上的步槍和子彈已由軍方沒收,林某亦將被移送軍方機關接受調查。
  韓國已於1998年暫停死刑,因此,林某面臨的最高刑罰可能是終身監禁。
  2懸疑 到底是不是“問題士兵”
  繼“歲月”號沉船事故後,21日的邊境槍擊血案再次刺痛韓國。雖然原因尚在調查中,但韓國媒體已開始挖掘這起悲劇的誘因。
  首當其衝的是林某的心理問題。事發後,槍案遇害者家屬對韓國媒體稱,自己的孩子在生前就曾對家人說,林某精神有問題。此言其實非虛,據韓國媒體報道,林某一度被列為“問題士兵”,他的精神狀況本不適宜駐守邊界。
  在韓國軍中,為了管理和幫助精神狀況異常的士兵,各軍種士兵被分為ABC三級。其中,A級“特別需要關註”,B級“需要重點管理”,而C級則只需要“一般管理”。被認定為A級的士兵無法擔任哨所的執勤工作。去年4月,林某的級別達到“A級”,即有高度的自殺或事故風險。半年後,林某的級別被降至“B級”。按規定,這一級別的士兵可由長官評估是否適合哨崗執勤。
  對於林某的“降級”,一名韓軍軍官對媒體表示,為使林某變得性格開朗,部隊讓他擔任部隊副分隊長,且效果不錯。這名軍官稱,林某開始與周邊的人對話,性格也開朗很多,所以在性格測試中“問題等級”下降。韓國媒體報道稱,在今年3月實施的一次性格測試中,林某被認定“不存在特別的性格問題”。
  但林某真的已經沒問題了嗎?據韓國媒體報道,林某在被追捕時曾寫下一份遺書,其中有這樣的措辭:“我得不到老兵和新兵們的認可,被嚴重孤立……像被碾碎的蟲子,部隊的生活實在太難受了”。
  林某所在部隊的調查也顯示:林某經常獨來獨往,不能適應集體生活,只和小部分人合得來。正因如此,其所在部隊才讓林某擔任副分隊長,以圖改變其內向的性格。
  但上述遺書中的內容隨後遭到了韓國軍方否認,24日,韓國國防部發言人金珉奭稱,林某遺書中並沒有涉及犯罪動機的內容,只是表達了對遇害者家屬的歉意,以及對自己錯誤的反省。
  3背景 韓東部邊境的“艱難之師”
  不少韓國媒體在探究林某精神狀態的同時,也將槍案的背景指向事故頻發的韓國陸軍22師,及其駐守的三八線。
  林某並非22師第一個將槍口瞄準戰友的士兵。早在1984年,該師一名士兵也用槍掃射戰友,並扔手榴彈,導致15名士兵死亡,11人受傷。4年以後,又有士兵向戰友扔手榴彈,導致2人死亡,10多人受傷。最近十年間,22師仍事故不斷,先後發生士兵攜武器逃跑,在崗哨上自殺,甚至用槍自傷,在海邊裝死的極端事件。
  此外,2009年,該師一名正在服預備役的士兵切斷鐵柵欄逃往朝鮮;2012年,一名朝鮮士兵“效仿”,同樣切斷鐵柵欄來到韓國一側,並多次敲韓方哨所的門。這次事件韓國引發軒然大波——極度敏感的軍事要地,怎能疏忽到能讓“敵軍士兵”來敲門?
  韓國媒體稱,22師狀況不斷,與這支部隊特殊的駐守地有關。
  22師隸屬於韓國陸軍“東海之龍”第八軍團,駐守在江原道高城郡,這裡位於韓國東北角,東面臨海,北面與軍事分界線接壤,分界線另一側就是朝鮮金剛山。
  22師負責的警戒線長97公里,不僅包括與軍事分界線相連接的陸地,還包括韓國東部海岸警戒線。其中陸地警戒線長28公里,海岸警戒線長達69公里。韓國軍方人士稱,22師的警戒線長度是附近第3師和21師的5至6倍。但22師的兵力並沒有和其他師團有區別,同樣是1.2萬人左右。這就意味著,22師的對朝警戒強度遠遠高於其他部隊。
  韓國《中央日報》在一篇報道中舉例說,1個哨所能有效監視的距離一般只有300米至400米,但22師的1個哨所必須要監視1千米以上的距離,而哨所里只有30名至40名士兵,執勤壓力可想而知。
  對於22師的超負荷運轉,韓國軍方曾考慮增派一個師,但終因兵力不足而作罷。在韓國,年齡在20歲至30歲的男子必須服兵役,但近年來由於出生率下降等原因,導致入伍者減少,再加上上兩屆政府縮短服役時間,兵力更趨不足。
  韓國媒體報道稱,若服役時間縮短1個月,每年入伍的現役士兵就須增加1萬人,而盧武鉉政府將服役時間從24個月縮短到18個月,其繼任者李明博政府則確定為21個月。
  4現狀 邊境地區太多“問題士兵”
  22師,只是從東至西駐守在三八線南側的韓國軍隊的一個典型。據韓國媒體統計,自1990年以來,韓國軍隊發生的槍擊事件,多集中在江原道和京畿道這兩個接壤三八線地區的守軍。前線部隊不少指揮官也對韓國媒體坦言,在三八線附近的部隊,精神異常或“需關註士兵”引發事故可能性要高於後方部隊。
  三八線因朝鮮戰爭而聞名。這個長兩百多公里,寬4公里的狹長地帶駐扎了朝韓數以百萬計的軍隊,被稱為全球最緊張的邊界線。該地區穿過起伏的山巒,兩側都布有高高的鐵絲網柵和地雷。邊界地區的韓國士兵時刻都要保持對潛入者的高度警戒。由於雙方只相隔數公里,韓方經常能聽到朝鮮一邊的宣傳廣播。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朝鮮問題專家於迎麗對新京報記者表示,三八線號稱世界上兵力最集中的地方,在很小的地域,朝韓雙方部署大量兵力,武器也時常處於相互對峙的狀態,士兵也須高度警戒。
  對於前線士兵的壓力,於迎麗舉例說,朝韓之間有互相打冷槍的現象。近年由於發生了延坪島炮擊和天安艦事件,韓國軍方對前線士兵的要求是“對等原則”:如朝鮮方面發射一槍,那韓方必須回擊“至少一槍”。今年上半年,朝韓雙方互射炮彈,韓軍要求士兵數出朝方炮彈數量,然後回擊相應數量。“以前朝方若開炮或射擊,韓方士兵要請示上級再回應,但現在韓軍士兵被要求第一時間做出反應,這無形中增加了壓力。”
  正因如此,韓國軍方在分配士兵駐守邊境前,要對其身體和精神狀態進行排查。在第一輪檢查中被髮現異常的人會由心理醫生實施第二輪檢查,並與其進行單獨交談。
  但由於兵力缺乏,越來越多精神狀況不適應邊境高壓的士兵被派往三八線。
  韓國軍方一項統計顯示,在入伍前測驗中被診斷為精神異常、但卻被安排到最前線部隊的A、B級士兵在韓國全體士兵中占10%。而在韓軍整體範圍內,屬於心理高危軍人的A級士兵有1.7萬多人,占全體士兵中3.6%。而此次發生槍擊事件的22師中就有300名A級、500名B級、1000名C級“需關註士兵”
  對於前線的緊張生活,一位駐守江原道的中尉表示,“當你成為前線哨所士兵後,你感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與世隔絕……我在前線服役時,曾感到抑鬱,因為我每天重覆面對同樣的事情,每天重覆看到同樣的面孔”。
  5出路 軍營需更多心理咨詢師
  韓國媒體和分析人士認為,21日的槍擊事件暴露出韓國軍隊管理的不足之處,特別是對於“精神狀態不佳”的士兵。
  事發後,一些韓國士兵對媒體稱,軍隊對林某這類“需關註士兵”的隱私保護不當。韓國《中央日報》報道稱,韓國軍方為保護心理脆弱的士兵實行了ABC三級管理制度,但由於管理疏忽,這反而導致這些士兵被排擠。這些“問題士兵”的名字原本只有小隊長等指揮官知道,但實際上卻被一些長官脫口而出,讓更多人知道誰“精神有問題”,從而誘發排擠和歧視現象。
  不僅如此,韓國媒體稱,軍方對“問題士兵”的關註也明顯不夠。《朝鮮日報》報道稱,22師所在的東部和中東部都是險峻山區,執勤士兵每天須上下數百甚至上千個臺階,身體負荷非常大,但該師部卻缺乏可以緩解疲勞和壓力的設施,針對哨所士兵的心理咨詢也十分有限。
  新羅大學社會福利學系鄭源哲說,在韓軍中,只有師團級部隊才會配置社會福利師和心理咨詢師出身的“兵營咨詢官”,全軍只有246人,這意味著一位咨詢師要負責數千士兵。2013年,韓國媒體曾報道一項針對軍中壓力的調查。113名被列入“管理對象”的士兵接受調查,其中53人表示,沒人給他們排解苦惱。這項調查稱,未進行心理咨詢的士兵的壓力指數要比咨詢過的要高14%左右。
  於迎麗說,這起事件後,韓國方面應會加大對士兵心理輔導方面的投入,“美軍在前線會為士兵配備心理醫生,進行心理疏導,韓國軍方應也有這種配置。”
  但無論如何,嚴重的軍營槍殺案已然發生,且已影響到8月即將開始的新兵徵召工作。槍擊事件讓很多韓國家庭對孩子當兵充滿擔憂。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母親對韓媒體說,“幾年之後,我們又經歷了這樣的悲劇”。一位父親則表示,“我會竭盡所能,我不想讓我的兒子駐守前線……”
  B04-B05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王曉楓
(原標題:槍殺戰友 韓90後士兵怒火從何而來)
(編輯:SN005)
創作者介紹

銀牌

riixvmdqc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