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消息網12月9日報道 外媒稱,聯合國最新的東南亞鴉片生產報告表明,鴉片產量在過去一年間沒有很大變化,而且仍然集中在緬甸和老撾等主要地區。報告還說,中國吸食者對鴉片的需求不斷上升。
  據美國之音網站12月8日報道,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UNODC)星期一公佈了本年度的東南亞鴉片調查報告。根據這份調查報告,在過去一年間,緬甸和老撾的鴉片產量超過760噸,種植面積超過63000公頃。
  UNODC稱雖然該地區的鴉片產量在2014年沒有很大的變化,對於鴉片的需求特別是中國鴉片吸食者的需求在不斷上升。
  數萬名居住在偏遠地區、沒有多少其他收入來源的貧困山區農民依賴罌粟種植謀生。
  緬甸、老撾和泰國交界地區被稱為“金三角”。它是僅次於阿富汗的第二大鴉片生產地區。
  他說: “我們的報道顯示金三角地區的罌粟種植連續第八年增長。罌粟種植主要集中在撣邦(Shan States),而且,在過去的八年間,這個地區的產量增長到原先的三倍。老撾的罌粟種植主要集中在豐沙利(Phongsali)、沙拉灣(Houaphan)和川壙(Xiangkhoang)這三個省。”
  緬甸的罌粟產地多數在與中國交界的北部撣邦地區。在那裡,少數民族依靠鴉片收入來支撐他們的反政府武裝活動。有關官員說,用鴉片製造海洛因時必須使用的化學原料、也就是“易制毒化學品”正由中國和越南走私到緬甸。
  UNODC說,當前在亞洲各地有超過330萬鴉片吸食者,主要集中在中國。在中國,登記在案的鴉片食用者據估計就有190萬。緊隨其後的是越南、緬甸、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和泰國。
  報告還指出,需求一定程度上和最近幾年東南亞鴉片生產的複蘇有關。但是,安非他明類興奮劑的使用激增的同時,在所有登記在案的吸毒者中間,海洛因吸食者的比例在減少。
  在東南亞,三分之二的鴉片都是來自緬甸和老撾,而剩下的三分之一是來自世界上最大的海洛因生產國阿富汗。
  道格拉斯說,雖然鴉片產量增長勢頭已經平穩下來,但整個地區的鴉片貿易額最高達200億美元。這對東盟地區構成了戰略威脅。目前,東南亞國家聯盟十國正在加速發展地區經濟一體化。
  他說: “我們必須從更廣泛的角度看問題。他們就像是一個秘而不宣的‘東盟成員國’。他們擁有的資金和某些成員國一樣雄厚,並且落在小群體手中,權力巨大,多年來似乎是橫行無阻。”
  UNODC說,地區一體化的加強、道路的改善、基礎設施的擴展在一些邊境管制較弱的地區都有可能協助跨國犯罪集團。這家聯合國組織呼籲提供長遠的替代發展方案,幫助農民擺脫罌粟種植行業。
  
  【延伸閱讀】日媒支招破解阿富汗鴉片危機:種植合法化 就地生產嗎啡
  參考消息網12月8日報道 日本《外交學者》雜誌網站12月2日發表題為《阿富汗鴉片危機解決之道?》的報道稱,據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最近公佈的一份報告顯示,阿富汗國內非法種植鴉片的問題不僅久拖不決,實際上還越來越嚴重了,因為用於種植鴉片的土地面積有所增加。
  報告說,近14年來,在國際社會和各援助機構的幫助下,阿富汗政府一直努力徹底根除鴉片種植。但據上述報告顯示,這些工作不僅沒有取得成功,更嚴重的是,根除鴉片種植計劃實際上可能反而促使農民增加了鴉片產量。
  報告顯示,阿富汗鴉片產業出現逆勢發展。過去13年,政府為根除鴉片種植斥資數以百萬計美元,並加大力度銷毀鴉片作物,但上述工作還是以失敗告終。據認為,相比該國面臨的其他困難——從十分猖獗的叛亂活動到普遍存在的腐敗和任人唯親等問題,鴉片問題相對而言還是比較容易解決的。但阿富汗政府和國際社會未能解決好這一問題。
  鴉片問題日益嚴重。一些人認為,這已成為阿富汗的標誌性問題,該國也由此淪為毒品國家。那今後如何去解決這個問題呢?答案是讓阿富汗非法鴉片種植轉型成為合法產業,過去有很多國家都這樣做過,這些國家如今種植鴉片是為了醫用。
  實際上,過去就曾討論過把阿富汗的鴉片變成鴉片製劑產業的一個供應源。目前該認真考慮一下這種理念了。阿富汗衝突這一消極因素是客觀存在的,該國非法鴉片產業由此得以興旺——該國鴉片種植密集度最高的地區正是那些最不安定的省份。由此造成的負面影響已遠遠超出阿富汗邊境。將鴉片種植轉型為合法產業才是切實且持久的政策解決方案,這不僅可讓問題得到管控,還可為阿富汗政府提供急需的收入。
  世界幾乎所有秘密種植鴉片的行為都在阿富汗、緬甸、墨西哥和哥倫比亞,其中阿富汗所占的產量比例近90%。據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2014年公佈的報告顯示,阿富汗農民種植鴉片的交貨價總計高達8.5億美元,2009年則為4億美元。當然,鑒於鴉片產業每年定價高達600億美元,絕大多數盈利目前仍是在阿富汗以外完成的。
  金新月地區指的是伊朗、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部分地區,這些國家受非法鴉片交易影響最嚴重。現有兩大走廊(巴爾幹半島路線和北線)將阿富汗的鴉片運至國際市場。巴爾幹半島路線先經巴基斯坦把鴉片運至伊朗,而後向西經過土耳其和希腊,最終到達西歐。北線主要經阿富汗北部地區將鴉片運往中亞,目標市場是俄羅斯。作為國際社會的一員,阿富汗顯然有義務阻止境內種植的非法毒品給鄰國製造麻煩。
  讓阿富汗非法種植鴉片轉型為合法的醫用產業並非易事。但維持現狀的風險更大。鴉片是止痛藥等藥品的主要成分,還被廣泛用於治療疾病。國際安全與發展理事會2007年提出“用罌粟製藥”的倡議,該倡議呼籲將阿富汗轉型為全球醫用鴉片製劑生產國。這一替代性方案旨在解決阿富汗持續依賴非法毒品交易的問題,還旨在幫助解決世界衛生組織所稱的鴉片製劑供應短缺的問題。
  根據國際安全與發展理事會的這項計劃,阿富汗“用罌粟製藥”項目會將該國兩種最寶貴的資源(罌粟種植和牢固的地方村落控制系統)結合起來,以此確保罌粟種植得到管控並用於在當地生產嗎啡。由此帶來的經濟利益將讓農村獲得擺脫對罌粟種植的依賴所需的戰略經濟資產。
  此外,將上述生產過程定在阿富汗還有利於形成產業並提供急需的就業機會,這進而可把更多經濟利益留在阿富汗國內。對阿富汗政府、該國的國際伙伴以及靠種植鴉片為生的成千上萬的該國農民來說,這些經濟動機可成為一大推動因素。
  據稱,澳大利亞和法國的醫用鴉片產量占到世界總產量的近一半,兩國對醫用鴉片定價和供應都有嚴格管控。世界衛生組織2010年發佈報告稱,6個發達國家的鴉片製劑消費量占到世界總消費量的近80%,發展中國家的消費比例僅為6%。國際麻醉品管制局發現,80%的世界人口當前面臨鴉片製劑短缺問題。
  阿富汗或有助於解決這一全球供應短缺問題,它還可能成為經濟型藥品的寶貴來源。國際安全與發展理事會發現,“阿富汗可向這個市場提供的醫用嗎啡的價格至少比市場平均價低55%。”這項倡議將可讓阿富汗及其民眾幫助緩解一個全球問題——多年來與該國聯繫在一起的負面形象也將為之一變。
  但美國和平研究所最近公佈的一份政策摘要反對阿富汗進入合法鴉片市場。摘要稱,阿富汗無法與其他國家展開競爭,發生“遺漏”的風險也很大,即鴉片會有途徑重返非法毒品交易。報告稱,阿富汗農民不會有轉而從事合法種植的動力,因為合法種植許可帶來的利潤根本無法與非法銷售鴉片所得相比。這與國際安全與發展理事會的調查結果形成了鮮明對比。該理事會2007年公佈的報告顯示,阿富汗農民種植的鴉片的非法交貨價和鴉片製劑成藥價可能存在40倍的差價。
  上世紀70年代,土耳其是進入毒品交易的非法鴉片的主要供應源。僅4年後,在美國牽頭實施的一項倡議的幫助下,土耳其的鴉片貿易得以從非法貿易轉型成一個能自行維持且有利可圖的合法產業。土耳其政府當時制定了一項計劃,為農民種植醫用鴉片發放許可證。後來,土耳其在鴉片製劑醫療領域占據了領導地位。目前沒有理由認為阿富汗不能效仿此路。
  當前應認真思考將阿富汗生產的鴉片用於醫療用途這一理念。阿富汗方面要在解決這一問題上承擔起更多責任,還要制定旨在讓該國擺脫“毒品國家”形象的替代性政策。至於將阿富汗的鴉片從一個國際毒品問題轉變為供應國際市場的合法出口藥品,這既是該問題的一種解決之道,也是阿富汗重返國際社會的一次機遇。(編譯/王超)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阿富汗大片綻放的罌粟花(圖片源於網絡)
  (2014-12-08 09:06:00)
  
  【延伸閱讀】阿富汗鴉片產量創新高 美多年反毒努力終未奏效資料圖:罌粟。
  中新網11月13日電 據新加坡《聯合早報》13日報道,聯合國12日公佈的報告指出,雖然美國多年來投入數十億美元在阿富汗展開許多反毒行動,但阿富汗2014年的鴉片產量仍創歷史新高。
  根據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UNODC)所做的調查,阿富汗今年的罌粟種植面積擴大到22.4萬公頃,比去年高出7%。
  據報道,在2002年,塔利班政權被推翻一年後,阿富汗的罌粟種植面積只有7.4萬公頃。
  聯合國擔心,北約聯軍從阿富汗撤出,可能會讓情況更加糟糕。報告指出,隨著外來援助的減少,阿富汗政府可能越來越依賴非法收入來源。國家不穩定,農民擔心未來,也可能促使更多人種植罌粟獲利。
  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駐阿富汗代表勒馬修說:“這個國家須獨立生存……而它也須優先處理涉及經濟與政治犯罪的問題。”
  報告指出:“在2014年,阿富汗各地的鴉片價格都下跌了,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因為產量增加導致供應增加。”
  報告說,阿富汗所產鴉片的“估算價值”約為8.5億美元,占阿富汗國內生產總值的4%。
  美國自2001年進軍阿富汗後,已投入76億美元與盟友一起在當地展開反毒活動,並曾讓鴉片產量一度減少,但最近破紀錄的鴉片種植量則讓人質疑這些努力的長期有效性及持續性。
  阿富汗的鴉片占全球產量的80%,走私鴉片所得往往成為塔利班等武裝組織的經費來源。聯合國認為,鴉片產銷加劇阿富汗的貪污及動蕩、破壞政府治理能力,並打擊合法經濟活動。
  (2014-11-13 09:42:10)
  
  【延伸閱讀】聯合國:2014年阿富汗鴉片產量又創新高
  中新社聯合國11月12日電 (記者 鄧敏)繼去年鴉片種植面積和產量創下新高之後,2014年阿富汗鴉片種植面積和總產量又創新高,分別增長7%和17%。
  阿富汗反毒部與聯合國毒品與犯罪問題辦公室12日聯合發佈《2014年阿富汗毒品調查》。
  根據聯合國的調查報告,今年阿富汗的鴉片種植面積增加了7%,從去年的近21萬公頃增加到22.4萬公頃。
  同時,由於今年每公頃的鴉片單產量增加了9%,預計2014年阿富汗的鴉片總產量將達到6400噸,與2013年的5500噸相比增長17%。
  聯合國毒品與犯罪問題辦公室估計,阿富汗今年鴉片總價值8.5億美元,相當於該國GDP的4%。
  2013年,阿富汗鴉片種植面積比前一年增加36%,產量增長一半,已是新高,今年的數據更加令人不安。
  聯合國毒品與犯罪問題辦公室執行主任尤里·費多托夫(Yury Fedotov)說,阿富汗毒品問題仍是全世界都要面對的挑戰及責任。“我們不能忍受毒品威脅破壞阿富汗及更廣闊地區的長治久安。”
  阿富汗毒品問題已成為困擾該國及周邊地區穩定的“毒瘤”。目前,阿富汗的毒品種植集中在南部和西部省份,毒品集團資助叛亂,滋生腐敗且扭曲經濟結構。有數據顯示,阿富汗地區的毒品產量已占全球毒品交易的90%。(完)
  (2014-11-13 07:24:18)
  
  【延伸閱讀】中國多地將“鴉片”當調料用
  你是不是曾體會到,某種火鍋、小龍蝦或者擀麵皮等特別好吃,吃了還想吃?有沒有一家飯店,你經常光顧,隔了一段時間不去就想得慌?你肯定想不到,食品里這“給力”的味道,有可能是因為被添加了特殊的香料——罌粟殼。
  罌粟是提煉鴉片等毒品的原料,罌粟殼中含有嗎啡等物質,非法種植買賣、在食品中添加都被明令禁止。然而,記者近期在多地瞭解到,一些火鍋店、小吃店為了吸引顧客,竟然大肆在食品中添加罌粟殼。□據新華社10月30日電
  麵皮、羊雜湯中檢出“鴉片”
  調查
  將罌粟殼作為調味品在食品中添加,在一些地方頗為流行,是行業內“公開的秘密”。記者在陝西、四川、上海等地調查瞭解到,一些小飯店在火鍋、麵皮、小龍蝦等食品中添加罌粟殼,可使食客上癮或者對身體造成慢性傷害。
  9月下旬以來,陝西延安、榆林、寶雞等多地的麵皮、羊雜湯等風味小吃中,先後檢測出被國家明令禁止使用的罌粟殼成分。一些食客吃完後,在毒品尿檢中查出呈陽性。9月26日,寶雞市渭濱區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協助公安部門調查位於寶雞市新民路的“小孟華麵皮寶雞總店”,抽取麵皮店及加工點的樣品進行了檢驗,檢驗報告顯示:抽取的複合調味粉、油潑辣子中檢出了罌粟殼成分。在神木縣,一家羊雜店的湯中含有罌粟鹼、嗎啡等多種成分,其中,嗎啡含量嚴重超標。在延安,公安局警官崔曉表示,發現有飯店將罌粟殼作為食品調料添加。
  餐館將罌粟殼用作調味“秘方”
  事實上,不僅是陝西,罌粟殼入調料事件在全國其他地方也曾被髮現。上海嘉定區小艾龍蝦店的何濤,在用於加工小龍蝦的原料中添加罌粟殼,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四川一位在多家火鍋店做過十多年的廚師告訴記者,餐飲店用罌粟殼作“秘方”是為了留住客人,一般小店用的多。“以前是把粉直接放在火鍋底料里,但監管部門來查的時候都要抽取底料化驗,所以,現在很多商家都把罌粟粉放進味精或者吃火鍋的碟子里。”
  提起罌粟,人們就會想到“鴉片”。罌粟殼是成熟的罌粟果去掉籽後的部分,把它放在湯里,會煮出“鴉片”成分從而使人上癮嗎?
  成都市第三人民醫院中醫科醫師趙嵐告訴記者,罌粟殼中的生物鹼雖然含量較少,但對於普通人來說,長期食用容易成癮。並且,長期食用含有罌粟殼的食物,還會對人體神經系統造成損害,並可能造成慢性中毒。
  市場
  調料市場一斤200元,網上公開銷售款到發貨
  食品中添加的罌粟殼從何而來?記者調查瞭解到,一些調料店在公開售賣,網絡上罌粟殼銷售市場也已經形成。
  記者來到四川南部小鎮的“調料一條街”。在一家名叫“童記乾雜店”的調料店,女老闆向記者介紹了一種“能把客人留下來”的香料。記者看到,這種香料就是罌粟殼。女老闆介紹,好一點的罌粟殼200元一斤,非常暢銷,“不少小火鍋店在買”,並且“保證效果很好”。
  互聯網上,公開銷售罌粟殼的商戶更多。一位知情人士告訴記者,罌粟殼又叫米殼,在網上搜索“米殼”,發現多家網上商店在出售。
  在一家名叫“聚寶堂中藥”的網上商店,記者看到店面上寫著“鎮店之寶、米殼批發”,旁邊還配了一幅火鍋的圖片,圖片上寫著“麻辣有癮,美食中的癮君子”。
  記者聯繫該店賣家,賣家回答說一斤297元,最便宜的一斤270元包郵。另外,記者在網絡上搜索時還發現,一些店家雖然沒有直接寫“米殼”,但是用“纓粟增香粉”“櫻粟回味粉”“櫻酥”等同音字作掩飾,有的商家還直接將罌粟的圖片放在頁面上,配上“忘不了”“回味”等文字。
  南開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李曉兵說,這種買賣罌粟殼的行為是明顯的違法行為。《治安管理處罰法》第71條規定,非法運輸、買賣、儲存、使用少量罌粟殼的,處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並處三千元以下罰款;情節較輕的,處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罰款。
  監管
  食品里的“鴉片”誰來監管?
  早在2008年,在衛生部發佈的《食品中可能違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質和易濫用的食品添加劑品種名單(第一批)》中,罌粟殼就被列為非食用物質,禁止在食品中添加。然而,從上海到四川均發現罌粟殼入調料的現象,食品監管何以存在如此大的漏洞?
  陝西省延安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應急協調科科長劉英表示,“為了掩人耳目,一些不法攤主往往將罌粟殼碾成粉末,隨後將其添加進辣椒油、味精等調味品中,肉眼很難發現其中的違禁成分,‘聞不見’‘看不到’是這類案件的典型特征。”。
  國家行政學院副教授胡穎廉認為,添加罌粟殼成為一些餐飲店的“潛規則”,折射出我國食品市場結構失調的問題,同時還暴露出食品安全監管方面的短板。
  胡穎廉建議,提升我國食品安全治理能力,從源頭上杜絕“罌粟殼加料”。“全方位地建立食品安全社會共治格局,加快推動政府、社會、市場、技術共同參與監管,從根本上解決有限的政府監管力量與無限的監管對象的矛盾,這才是防範食品安全風險的根本路徑。”胡穎廉說。
  (2014-10-31 06:54:53)
  
  【延伸閱讀】阿富汗2013年鴉片產值大增 高達30億美元創紀錄
  中新網10月22日電 據新加坡《聯合早報》報道,雖然美國多年來投入76億美元在阿富汗展開多項反毒行動,但聯合國表示當地2013年的鴉片產量仍創歷史新高。
  報道稱,美國阿富汗重建特別檢察長約翰·索普科在寫給美國國務卿克裡與國防部長哈格爾的信中說,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指出,阿富汗的鴉片種植面積,已從2007年的19.3萬公頃激增至2013年的20.9萬公頃。他說,該辦公室估計,阿富汗2013年鴉片產值高達30億美元,比2012年的20億美元產值增加五成。
  索普科還稱,美國自2001年進軍阿富汗後,已經投入76億美元與盟友一起在當地展開反毒活動,並曾讓鴉片產量一度減少,但最近破紀錄的鴉片種植量則讓人質疑這些努力的有效性及持續性。
  據報道,阿富汗的鴉片占全球產量的八成,走私鴉片所得往往成為塔利班等武裝組織的經費來源。索普科指鴉片產銷加劇阿富汗的貪污及動蕩、破壞政府治理能力,並打擊合法經濟活動。
  美國駐喀布爾大使館回覆索普科時指這些消息令人失望,並表示美國參與的反毒活動已讓許多鴉片種植者改種其他作物。
  美國國防部則表示,該部配合各方在阿富汗展開反毒行動,但杜絕鴉片種植並非該部職責。該部也將鴉片田激增歸咎於阿富汗政府坐視不理。
  (2014-10-22 15:42:16)  (原標題:外媒:緬甸老撾鴉片產量趨穩 中國吸食者需求上升)
創作者介紹

銀牌

riixvmdqc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